首页 > 专题报道 > 深度 | 我们如何成为了 Fear of God 的「信徒」?
深度 | 我们如何成为了 Fear of God 的「信徒」?
2019-01-07 11:28:25

 

 

 

 

Interview / VV

Text / Sam W.K. Zhang

Editor / 九三春阳

Photo / Lo

 

 

「我不希望大家只是消费Fear of God的美学价值,更重要的的是, 我希望所有人可以感知到每个系列、每件单品背后的精神、甚至是情感,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花如此多精力讲述『设计故事』,」Jerry Lorenzo穿着一件黑色FOG Essentials系列帽衫,脚上则是前不久与Nike推出的联名Air Skylon II鞋款,平和地讲道,语气中带着坚定。「当下,我们所处的生活节奏非常快,且有些浮躁。慢下来、静下来、沉淀下来,去思考事物背后的意义非常有必要。即使是产品,球鞋也好,服饰也罢,都拥有各自的思绪和精神价值。」

 


 

也许,Jerry的Fear of God是当下最受大众「误解」的一个品牌。面对售价几乎万元的基本款廓形设计服饰、千元以上的棒球帽,很多人都会产生不解;甚至在Air Fear of God 1公布2499元售价之后,不少sneakerhead武断地为鞋款扣上了「HYPE」的帽子。这里,我不准备就Fear of God产品是否物有所值考量一番,但至少,Jerry没有想要将品牌发展成为一个赚取高额利润的「奢侈品」,即便从创始品牌之初,这样的想法也未曾存在。如果你在十年之前告诉他今后会成为一名设计师,其都未必会相信。

      外表酷似说唱歌手的Jerry其实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中。小的时候,他每天都要和家人一起诵读圣经或是灵修。尽管喜欢听Kurt Cobain、拥有纹身、还留着和自己偶像Allen Iverson一样的发型,但他的的确确是一名无比虔诚的基督信徒。Fear of God的名字就是受基督教中名为《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的著作启发得来。「对上帝的敬与畏在我灵魂深处拥有无比重要的启示意义。」Jerry曾在接受Complex的采访中说道。如是看来,我们把Fear of God定位成「没有深度」的「潮牌」确实不公平,它至少比Virgil Abloh把斑马线变成品牌标识、并以此命名,更有深度。

 




一件黑色 FOG Essentials 系列帽衫

胳膊上露出的纹身

脚上的 Fear of God x Nike Air Skylon II

Jerry的父亲Jerry Manuel曾是MLB(美国职棒联盟)中的一名职业球员,并最终成为芝加哥白袜队与纽约大都会的经理人,目前担任MLB官方解说员。不少人认为,拥有一个职业球员父亲,Jerry应该过着非常富裕的生活。但其实不然,出生在萨克拉门托的Jerry不得不在上学期间随父亲辗转West Palm Beach、芝加哥等地,与兄弟姐妹们挤在开间公寓里。「因为经济条件的关系,我并没有能力去购买很多球鞋,也不是一个sneakerhead。当时只穿Air Jordan,仅是因为对篮球之神的崇拜。Air Jordan 6可能是我最爱的篮球鞋。」他回忆道。

      大学毕业后,Jerry在洛杉矶的Loyola Marymount大学拿到了MBA学位,并子承父业,于洛杉矶道奇队开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全职工作,负责处理球队的赞助商事宜。积累一定经验之后,他回到芝加哥,开始在当地一家名为CSMG的体育中介公司担任球员市场营销总监。当时包括Dwyane Wade在内数位职业运动员都是其客户。

 


 

2008年,Jerry决定搬回洛杉矶,成为前道奇队全明星球员Matt Kemp的经纪人,并利用空余时间开始承办名为JL Nights的派对。令Jerry没有想到的是,随着Don C、Kid Cudi、Pusha T等公众人物频繁现身,一周4至5场的活动人气爆棚,并令他收入颇丰,甚至完全可以放弃本职工作。更为重要的是,JL Nights为他积攒了不少艺人资源。Jerry说,自己直到帮助Matt参谋造型、并置办活动着装起,才萌生了设计的想法。因为很多时候,市面上找不到最称心如意的服饰。

      「直到现在,Fear of God所有衣服设计都是参照我本人形象完成,那些都是我平日会穿的服饰廓形。在把产品推向顾客之前,我首先问自己会不会穿。」他继续解释道。与此同时,这也是为什么可以经常看到Jerry亲身示范服饰。值得一提的是,Fear of God品牌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以及产品宣传曝光主要依靠Jerry的个人账号,其拥有100多万的粉丝量。

 


Fear of God 首个系列(2013)

2013年,Jerry做了一个令自己都惊讶的决定 — 创立Fear of God。更加难以想象的是,他把自己通过JL Nights所存下的积蓄全部投入其中。虽然拥有MBA学位,对市场营销有着一定经验,但那也仅仅局限于体育市场营销领域。Jerry对如何运营时尚品牌一无所知,甚至非科班出身的他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从灵感板、草图、面料选择、打板、再到成衣的完整制作流程,也因而为此付出了金钱代价。记得他在接受Mr.Porter采访时曾回忆道,自己被不少面料厂商骗去定金,足足将近3万美金。

 


Jerry 受邀参加 A.P.C. X KANYE 联名企划

左滑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Jerry没有因为一时的困难而退缩,推出了拥有12件单品的第一个系列。其中侧拉链运动帽衫被Jerry妻子的朋友、同时也是Big Sean当时的造型师相中。也许是因为Big Sean在Kanye面前穿了Jerry设计的服饰,几周后,他接到了Kanye West的电话,后者希望看到第一个系列中的其余设计,并且安排他在Atlantic City见面。第一次会面之后,Kanye就向Jerry抛出橄榄枝,邀请他参与A.P.C联名设计,并加入个人创意公司Donda。包括之后Yeezus巡演纪念服饰、Yeezy Season的设计中,都可以或多或少看到Jerry个人美学风格的影子。

 


Jerry 为 Justin Bieber 的 Purpose 巡演打造纪念服饰

左滑查看更多图片

很快,Fear of God的服饰被数位巨星上身,包括Rihanna、Travis Scott、Justin Bieber、Gigi Hadid、Kendall Jenner等人。Kanye更是在2016年的Met Gala上穿着品牌牛仔裤出现在红毯上。一时间,Fear of God成为横跨街头服饰界、甚至是高端时尚界最炙手可热的品牌之一。至此,Jerry Lorenzo在设计生涯上所下的赌注得到了回报。「我想,反而没有接受过专业科班训练,是像我、Virgil Abloh、Matthew Williams等设计师成功之路上的最大财富。我们都是自学成才,拥有前人未有的创造力和创新力。」他感叹道。之后,Jerry又为Justin Bieber的Purpose巡演打造纪念服饰,同样在业界掀起了巨大波澜。

 


Fear of God 6th Collection Lookbook

在过去5年间,除去与PacSun合作的支线系列,Fear of God主线共推出6个完整系列,并以数字命名。Jerry不会按传统时装季的日历推出新品,且推出时间没有规律可循。与此同时,他也不做PR、不登广告,更不会举办T台秀。按他的话来说,当自己对每一款设计满意之时,就可以定下发布时间。很显然,Jerry是一名完美主义者,因此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不计成本地坚持在洛杉矶制衣厂生产服饰,在意大利制作鞋款。「我只关乎最后的品质,哪怕是一条篮球短裤,只要我手上的资源可以支撑其实现,再多生产过程中的花费都值得,」Jerry说,「而在商业发展考量与创意度之间,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可以这样理解,只有资源的配置及可容许性,会影响我的创意方向。」

      上月,Virgil Abloh确认自己与Nike的“The Ten”系列接近尾声,而业内不少人士都将目光投向Jerry,认为他会是下一个产品系列传奇的缔造者。「我不希望Fear of God成为稍纵即逝的潮流品牌,我更在意它的恒久价值。就像所有服饰的廓形灵感都源于日常基本款,我希望它是所有消费者一如既往的必需品。」Jerry最后强调。

 

Nike Air Fear of God

Look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