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潮流生活 > 停止你的跟风效仿,让我告诉你真正的潮流文化
停止你的跟风效仿,让我告诉你真正的潮流文化
2019-04-11 15:20:04

不论是“Thunder BoltProject”系列的再度发售,还是与 Beats by Dr. Dre 的合作,又或是“绯闻”不断的 AJ 联名,但凡与藤原浩相关的内容,都能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老爷子不愧为潮流殿堂级元老!


 

别误会,咱们今天的主角并不是藤老爷子,因为在它面前,不光是藤原浩,就连泷泽伸介、相泽阳介、尾花大辅和熊谷隆志,这一个个重磅级人物,都全然不能自拔。

 

悄然兴起的潮流文化

 

植栽,在你眼中意味着什么?


面对这个提问,如果你脑海中会形成:陶冶情操的必修科目,净化空气、修饰氛围的必备品,又或是诸如此类与潮流文化毫无干系的想法,那么,抱歉,你已经 Out 了。

 

左边:Ariocarpus furfuraceus,

右边:Pachypodium rosulatum var.gracilius

 

就在你还为如何得到一款限量球鞋,绞尽脑汁的时候,一种新的潮流文化已经开始风靡日本,它就是——珍奇绿植。


初次听到这个名字,也许你会感到陌生,或从心里认定它与潮流并无干系。不过,下面的内容,可能就会让你深陷“真香定律”的泥潭了。    

 

 

今年 3 月,在 NEIGHBORHOOD 打造的“THE_ANSWER”别注系列中,有一件十分抢眼的梦幻单品,它就是 NEIGHBORHOOD 携手 invisible ink. 和 fragment design 三方联名打造的陶瓷花盆。

 

 

而这也是泷泽伸介继开创,以栽植为设计主导的全新支线 SPECIMEN RESEARCH LABORATORY 后,再次印证了泷泽伸介对于珍奇植物文化的疯狂。

 

横町健和他的“植物帝国”

 

横町健

 

“珍奇植物”究竟有何种魔力,能令这些大佬如此痴迷?


为了让各位更深入的了解这一流行热潮,本次,我们不光与引领当今日本珍奇植物热潮的“BOTANIZE”主理人——横町健老师,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谈,还为大家带来了去年 12 月 28 日举办的 BOTANIZE 展示会——“BLACK MARKET”的盛况。


除了成立 anea DESIGN ESTABLISHMENT 设计公司外,他还经营着 4 家咖啡店、2 家植物店。因为自小收到父亲的影响,横町健老师对种植和培养植物产生了浓郁的兴趣,直至 2012 年,与 CAUDEX (块根植物)相遇,让他成为了这类植物的收藏家,并开始培育售卖。

 

Agave titanota

 

在植物欲望的“催动”下,anea design 法人aneaken (横町健)终于在 2016 年 11 月开创了异国情调浓郁的植多品店“BASE ANEA BOTANIZE”(2014 年11 月先开启了网络商店)。块根类植物种类繁多,种植方法也很复杂等原因敬而远之的周围朋友在看到了这家店之后,都对块根类植物产生了好感并开始想要拥有。

 

Pachypodium rosulatum var.gracilius

 

如果说《ALL GONE》是被冠“潮流圣经”的存在,那么为了将块根类植物的魅力让更多的人知道,以著书形式,在BASE ANEA BOTANIZE 开业同时上架的《All About CAUDEX―块根植物的所有―》,绝对可以堪称“植物圣经”。

 

 

与此同时,《All About CAUDEX》也被香港媒体的曝光、在美国的Select Shop 进行发售,作为全世界「Exotic Plants Lovers」的块根类植物入门书籍为广为流传。(※计划出版韩文版)

 

从左到右:

Encephalartos horridus

Pachypodium rosulatum var.gracilius

Operculicarya pachypus

Pachypodium rosulatum var. gracilius


现在在东京都内的 4 家Café 两家植物店,时尚、宠物狗等多元化信息传播,2018 年 1 月 1、2 层为 anea café、3 层 BOTANIZE,屋顶是“植物温室”浓缩了 aneaken 世界的店铺开幕。

 

Pachypodium rosulatum var. gracilius

 

为了让尽可能让更多的人感受上植物的乐趣,在 Select Shop 等开展了多次的POP UP。虽然每次开幕都形成了排队的局面,但同时也创造了让更多的客人接触植物的机会。aneaken 的 Instagram 粉丝已经超过两万人关注,在服装领域跟出版界都得到了很多的关注。

 


2018 年 11 月,anea design 迎来了创业 10 周年纪念。从起初在代官山一间老公寓的一间屋子里静悄悄地开始至今同样在去年 11 月迎来了 2 周年纪念,今年刚开业的 anea café 白金店、BOTANIZE 白金店也已经快迎来了 1 周年纪念。



为了纪念这样的周年庆典,aneaken 与合作伙伴共同举办了一场特别活动——“BLACK MARKET”,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所有合作伙伴的作品。而这也是珍奇植物文化的另一乐趣所在。

 

植物与艺术的碰撞

 

有别于平日所见的清新绿植,凭借独一无二、造型独特等吸睛属性,跟块植物俘获了大批粉丝,而作为它的承载容器——“花盆”,也成为除植物本身外,另一个让你甘心购买的理由。

 


NEOSHIHO 

作家:宮脇志穂 

https://www.instagram.com/neoshiho/ 


岐阜县作为美浓烧的产地被熟知,在那里出现了 NEOSHIHO 的女性花盆作家,她的作品中既带有技巧的一面又带有与之相反的坚韧并存。 从学士时代开始学习雕刻,毕业后步入了陶艺之路的宫脇志穗“我的作品不能算是对于每种植物容易搭配的风格,形状可能是不太便于搭配的。


但有一点就是每个盆都是一个个体的存在,从每个角度看过去都有其独自的存在,就像是被放在里面的植物那样,请感受没有第二个的那种魅力”说道。与其他作家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让她极具人气。

 

 

invisible ink. 

作家:不明 

https://www.instagram.com/super_oper_fucker/ 


相信很多朋友,对于 invisibleink. 名讳绝不会感到陌生。 在以烧功驰名的茨城县笠间市制作而成的花盆,因为本身的潮流属性和艺术“气质”,invisible ink. 一直都处于稀缺的状态,被誉为“无法入手的盆”、“买不到的盆”等,这种人气从未间断过。 


invisible ink. 包含着“将脑海中描绘的东西,用眼睛可以看到的形式表现”的寓意,作家描绘的植物的想象用独特的几何学模样表现出来,释放出压倒性的存在感。


 

Konect 

代表:彦根卓巳 

https://www.instagram.com/konect.tokyo/Konect


 

是提倡的品牌方针是兼备技能性与设计性的“次世代的盆”,通过提高陶器世界中花盆的地位,正在努力使陶器生产区域更加生动,并传播精彩的技术。作为代表的彦根先生,在与每位作家分享想法的基础上进行开发,基于只能在当地环境中制作的想法,作家追求的独特技术,以及交流不断产生的新想法。

 


然(ZEN) 

作家:不明 


在冲绳烧制而成的然(ZEN) 在黑色的主体上用镶嵌的技法加入了白色的部分。在黑土中烘烤,在未上釉的表面的凹痕中摩擦白色粉末,再次烘烤,并在末端轻微抛光。因为燃烧它需要时间和精力,而这也导致它不能大规模生产。


Euphorbia obesa


看到这里,你是否也产生了“绿色”悸动,准备涉足?别急,在你盲目入手前,不妨和我一起来听听横町健老师的教诲吧!(以下采访,横町健简称:K)

 

开始痴迷于植物的契机 


K:最早迷上植物的要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吧,受到父亲的影响。因为父亲在周末的时候会做一些像盆栽老师那样的讲座,所以周末我们会经常去园艺店之类的地方,最初他给我买了一盆仙人掌,应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因为我是那种比较容易痴迷于某种事物的性格,所以那时的零花钱全部用在买仙人掌上了,房间里都是仙人掌 的颜色,那就是我的小学时代。


后来,一点点中学、高中时稍微冷落了一段时间,大概在 5、6 年以前从一位相识朋友那里得到了块根植物,从那开始就再次点燃了我对植物的热爱,一口气收集至今的感觉。 


为什么日本会兴起这股热潮 


K:现在被这股热潮所席卷的应该都是三十到四十多岁的男性,首先工作比较稳定,当然也有收入方面的富裕,并且在时间方面的闲暇等因素是最容易被带入的。然后就是,这些人原本都是对服饰、时尚非常敏锐的人,并且喜欢收集,还有玩具那些,没准从孩子时代就那样,像从前那种必须要收集的东西,反观当下并不是很多,所以,这些植物正中他们的下怀。


当然在养这些植物的过程也非常有趣,再加上占有欲、独一无二的植物等等, 那种兴奋,我相信对于这个时代,特别我刚才说的那类男性绝对会戳中你。 


 

 

园艺的世界吧 


K:说起园艺的世界,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当然是日本的庭院艺术、盆栽、用线缠住杜鹃花这些。在我看来日本的园艺世界,还是享受外形的鉴赏,在这方面我觉得很厉害。因为日本人还是手上功夫比较精细的原因,所以在一些对花与枝的修饰上都别具一格。


并且在这些植物原本的品种上加以改良变成理想的样子也是一种享受的过 程。现在我接触的这类植物也收到了很多传统园艺跟盆栽的影响。 


选择块根类植物跟龙色兰的缘由 


K:还是外形比较独特的原因吧。胖胖的感觉很可爱。这也是那种能为你解痒的感觉,就是这种形状。有点像一个人物的感觉,也有点接近玩具。形状也都有细微的差别,包括那些个性及印象鲜明的花盆,那种自己重新植入的感觉真的很棒! 


龙舌兰也是一样的感觉吧。无论是叶子的颜色比较统一也好,或是有些渐白的地方,叶尖是不是够锋利等都看 上去很艺术。就像艺术品似的。我喜欢龙舌兰的这部分。


接下来会流行的植物


K:今年我最喜欢的莫过于产自马达加斯加的Pachypodium (棒槌树也称象牙宫),因为现在整体引进的量比较大,所以价格等都比较饱和,当然输入球是非常有人气的,明年我准备自己采一些种子进行培育,因为它们的成长需要很长时间,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出现个体的不同,把一些比较圆的、外观好的选拔出来,好好进行培育是我未来想做的。


Copiapoa cinerea var. columna-alba


关于日本的花盆艺术 


K:这方面来说我还是要先提到我们店也有代理的 invisible ink.。他们的作家都保守着自己独有的世界观。因为个数非常稀少,如果烧制完成之后不满意的话也不会拿出市面。那种对于极致的追求,也是他们很有人气的原因。然后就是我个人对白、黑、黑白这种感觉的东西很偏爱,所以我的花盆都变成了这种色调,明年我准备加入一些有色彩的,例如茶色等等,挑战一些别的颜色试试。 


日本传统的陶艺家,对于将陶器开洞这件事是比较忌讳的,虽然我并不是专业出身,但我听过这样的典故,但即便如此现在有更多的花盆作家出现,我也想不断发掘好的年轻作家。 


对于海外的花盆艺术家的看法 


K:明年会出我与 MEDICOM TOY 合作的玩具而我们将在亚洲范围内中国大陆、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等地发售,那时如果可以结合亚洲其他地方的作家一起做一场花盆的展示该有多好啊。 


Aztekium hintonil


日本植物风潮的起源与过程 


K:与其说流行,也可以说是自身的一种痴迷吧。首先我自己就是一个爱好者,在不断收藏的过程中,积攒到很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然后我又将这些收藏放到像 Instagram 这类社交媒体上,从而有了“这个请卖给我好吗?”这样的私信,所以这样的信息一多起来我也会变得想将自己的一小部分“好啊!”这样让给其他也真正喜欢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发现大家的需求越来越大,所以我以网站的形式做起了生意。


因为这些植物平时很少见,大部分来自非洲。所以我想到的是让这样特殊稀奇的植物让更多的人看到或知道,所以从大前年开始我便与很多日本国内的 Select Shop 联手举办 POP UP 以每月一次的速度开展了起来,虽然有的价格不菲,但也有一些一千日元以下的小东西,所以我想把这个文化不断扩大。渐渐通过不断的展开就变成了一种热潮吧。 


 

Perculicarya pachypus


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K:中国大陆来的客人还不是很多,反而从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的客人要更多一些吧,去年夏季之后我记得有些中国大陆的客人来过,可以在大陆地区大家还没有感受到块根类植物的乐趣吧,应该在 2019 年我觉得会有一次爆发。 


对中国朋友的一句话 


K:请大家多来日本玩!希望大家可以更多的感受日本的植物文化。因为安全检疫的原因可能往国外输出会有一些问题。但没有完全做不到的事情。相反我也更愿意去中国感受,我想在中国在这样大的市场中挑战,并且这种愿望很强烈。 


对日本朋友们的一句话与展望


K:不限于植物,还有周边的 Goods、服饰等方面我也想多放一些精力。但主线还是以植物为主。但更强调对个体的严选,将更优质的个体挑选并呈现给大家。